珀内尔腕表:一件动态的艺术品

INTERVIEW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簡體中文
4月 2022
珀内尔腕表:一件动态的艺术品
珀内尔(Purnell)品牌诞生于2020年,创发于企业家Maurizio Mazzocchi与天才工程师Eric Coudray的一次会面。当Maurizio Mazzocchi发现Eric Coudray的终极创造——球体陀飞轮时,他决定推出一个以陀飞轮为主的品牌,如今该品牌受到非常富有的客户群的青睐。

身为珀内尔的CEO,Maurizio Mazzocchi在青少年时期便进入制表业。他的父亲是豪雅美国的总裁。通过父亲,Maurizio Mazzocchi经历了瑞士制表业的复兴,这段经历对其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那个时代很特别,“我们处于后石英时代与机械时代初兴之间”他说道,“那时仍有像百达裴丽、江诗丹顿那样试图拯救瑞士制表业的品牌,但是就当时的观念而言,他们就像恐龙一样终将走向灭绝”。

Maurizio Mazzocchi最初试图走上职业足球之路,但当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这方面的天分之后,便追随父亲进入了制表业。他曾师从Nicolas Hayek以及Jean-Claude Biver。Maurizio Mazzocchi在罗杰杜彼与Carlos Dias有过合作,也曾与Jacob & Co的创始人Jacob Arabo合作过。所有人都告诉他,唯一的限制是我们的创造力。

JPEG - 1.2 Mb
Maurizio Mazzocchi

与Eric Coudray的会面是决定性的,Eric Coudray设计了球体三轴陀飞轮。Maurizio Mazzocchi决定赌上一切,并在2020年创立一个主要致力于陀飞轮的品牌,命名其为珀内尔。

JPEG - 146.1 kb
Escape II 18K Black Gold - 48mm
©Joy Corthesy

Europa Star: 您为什么要进行这次冒险?

Maurizio Mazzocchi: 一天,我接到一个项目的咨询电话。那是关于Eric Coudray的球体陀飞轮的。我决定全权负责此事,我创建了珀内尔公司,从此便开始了冒险。如果说我有任何特质的话,那就是我能够以这个机械创立一个品牌,它的实现是非常复杂的。Eric Coudray将波特擒纵机构(以19世纪制表师、发明家Albert H. Potter命名的)与他为积家设计的球型陀飞轮的概念相结合。在此基础上,他注册了球型陀飞轮。这一项技术将载入史册!

220年前 AbrahamLouis Breguet设计了第一个陀飞轮,通览陀飞轮的历史,球型陀飞轮便是陀飞轮发展的最后一步。在此之后,我们创造不出任何更为复杂的东西了。Eric Coudray是一位近乎天才的工程师。

JPEG - 98.7 kb
Escape Primo Blue Forged Carbon - 48mm
©Joy Corthesy
JPEG - 119.4 kb
Escape Primo Blue Forged Carbon - 48mm
©Joy Corthesy

您的腕表的平均价格为40万瑞士法郎。这是一个极其大胆的定位……

这种机芯的造价极高。工匠们通常要损坏四到五颗整颗蓝宝石才能完成一件。所有的一切都是手工制造的,这需要很长的时间。Eric Coudray设计的陀飞轮笼框,每个重0.79克。只有技术精湛的人才能理解这些,所有一切都价值不菲。我们去年只生产了不到100枚,今年我们最多也只能生产150-200枚左右。我们在过去的三年里做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球体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它是世界上最耗能的机芯,为了给它储能我们不得不使用六个条盒轮。它的动力储存只有32小时,因此我们发明了一个小巧的工具能够为腕表自动上链。我们的产品仍未受到充分的理解,但我相信在未来它一定会成为经典。

JPEG - 116.7 kb
Escape Primo WPM Baby Pink - 48mm
©Joy Corthesy

您的目标客户具有相当高的购买力。他们是如何找到您的?

回顾几年前法穆兰创始的时候,法兰克穆勒成功触及到那些购买百达裴丽的客户群,并使他们对尊重经典元素的同时又敢于创新的当代制表业产生兴趣。罗杰杜彼以王者系列征服了买家,之后还有Richard Mille。

这些品牌成功触及到了目标客户,他们的买家像寻求当代艺术品一样寻求当代时计。我曾接触过这些客户,我知道他们会去哪里,他们在哪用餐,以及他们听些什么。这些客户有外科医生也有企业家,有时候他们一次在我们这买四到五枚腕表。当这些顾客打开他们的保险箱时,看着自己的五十枚腕表,我希望珀内尔会是其中之一,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脸上露出笑容。

我们的表,无需打开表壳就能看到机芯。一切的感情都源自机芯。

JPEG - 112.3 kb

您曾为金球奖设计了一个特别款,同时您又是摩纳哥球队的官方制表师。您为何如此关注足球界?

这有很多原因。我曾是一名足球运动员,因此这是一个我很熟悉的领域。其次,运动是一种很有力量的交流载体。金球奖是独一无二的,我们拥有共同的价值观。我们将自己与一项运动联系起来,而不是与一种个性相关联。我们的客户并不想认同某一位球员,相反,我们认同的是奖杯所承载的价值观,以及自1946年以来法国足球杂志的历史。至于摩纳哥球队,我们完全认同他们的品牌形象:崛起. 无畏. 矢志不渝。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