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与卢浮宫携手演绎精湛艺术工艺

技艺传承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7月 2022
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与卢浮宫携手演绎精湛艺术工艺
成立于18世纪,历史悠久的日内瓦制造商与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博物馆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双方展开了广泛的交流。如今,基于波斯、希腊、罗马和埃及四大文明的四款稀有工艺腕表逐一亮相。

成立于18世纪,历史悠久的日内瓦制造商与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博物馆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双方展开了广泛的交流。如今,基于波斯、希腊、罗马和埃及四大文明的四款稀有工艺腕表逐一亮相。

2019年,江诗丹顿与卢浮宫在艺术与文化方面建立了合作关系。三年后,此次合作的首批成果与世人见面,该系列以珍稀工艺打造,旨在“致敬伟大文明”。

“这不是简单的赞助关系,而是涉及多层次的合作伙伴关系”,江诗丹顿风格与传承总监Christian Selmoni强调道。二者均成立于18世纪(江诗丹顿创立于1755年,卢浮宫于1793年开放),无论是在工艺技术方面,还是文化方面,或是在对丰厚历史的归档、保护及修复方面的专业知识,均有深入的交流。}

JPEG - 189.2 kb
塔尼斯的斯芬克斯像
这款具有纪念意义的Grand sphinx de Tanis拥有精湛的抛光表面,其切割石头的工艺令人为之叹服。对于雕刻狮身人面像头部的金贴花雕刻师而言,除了面部造型之外,另一个困难在于如何在这么小的空间内绘制出巨大的假胡须。尽管板很薄,但工匠大师不得不使用高超的装饰技术进行浮雕,然后用喷灯对材料进行锈蚀,再用手工来强调深度效果。主表盘由珐琅制成,使用由蓝色和黑色混合而成的深颜色,经由六次烧造而成。

这项合作的第一步,在合作关系正式确立之前就已展开,即江诗丹顿开展的对La Création du Monde的修复项目,这是一件杰出的18世纪精密座钟。同时开展的还有其他活动,例如,江诗丹顿为卢浮宫专场拍卖会呈献独家合作 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定制款腕表,由买家选择,通过珐琅工艺对博物馆藏艺术品复刻呈现于表盘。博物馆的两位镀金师携江诗丹顿的制表师共同参加了今年在威尼斯举行的Homo Faber,该活动旨在展示国际上最优秀的工艺。

JPEG - 290.2 kb

微型化的古老技艺

四款作品均以卢浮宫馆藏的艺术品为基础,向伟大的古代文明致敬,将这一在疫情大流行前开始的合作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它们均代表了所选文明的关键时期:大流士大帝的波斯帝国、古埃及的黄金时代、古希腊的希腊化时期、以及罗马第一位皇帝奥古斯都掌权时期。

为了保持卢浮宫展品与腕表作品之间最大可能的一致性,表盘的装饰(小于40mm)灵感来自同时期的装饰艺术:内填珐琅以及灰调珐琅、石镶嵌、石微镶马赛克以及雕刻。“这是名副其实的匠心手工作品,非常注重所选作品和手工工艺的一致性及准确性” Christian Selmoni,“鉴于博物馆的超凡文物库存,这些选择是意料之中的。例如,罗马帝国使用的微型马赛克,与奥古斯都半身像完全契合”。

JPEG - 151 kb
奥古斯都半身像
雕刻的黄金贴花再现了这尊奥古斯都半身像,以胸针固定披风产生的褶皱与橡木王冠下的卷发相呼应。表盘中央饰以蓝绿色珐琅,外围饰以石质微型马赛克。在以色列洛德发现的著名的四世纪马赛克,是本作品表盘外围装饰图案的灵感来源。
这一微型马赛克装饰由不少于七种不同类型的石头,石英岩、美蛋白石、蓝线石、摩卡石、红碧玉、钙铝石、砂金石等共660块制成。

这款作品是四件中耗时最长的一款:石微镶马赛克是制表中极为罕见的技术,需要大量微小的硬石元件(奥古斯都半身像作品中使用超过600个),需要非常精细的组装与粘合,以使其接缝处达到严丝合缝几不可见的程度。

Christian Selmoni还指出,在献给阿契美尼德波斯帝国(公元前559-330年)的腕表上复制大流士之狮是极为精细的工艺。狮子带状装饰,一种琉璃砖装饰,位于伊朗西南部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国首都苏萨大流士大帝宫殿的第一个庭院内。Selmoni 强调道,“切割石头以及选择相对统一的石头,这些工作唤起人们对时间流逝的感知”。

JPEG - 134.7 kb

文明的源泉

尽管这四款作品在装饰上有所不同,但它们都有着相同的“结构”,即一个嵌套多个部分组合而成的系统,机芯顶部是被装饰带环绕的表盘,这两部分构造为展现大师级工匠技术才华提供了空间。蓝宝石水晶表镜置于表盘之上,上面嵌以黄金贴花工艺展现的古代四大雕塑作品。这块略带烟熏效果的蓝宝石水晶,配合不同的款式刻有楔形文字、象形文字、古希腊文字和拉丁文。当这些元素被置于机芯顶部后,以水晶表壳进行封装。

JPEG - 154 kb
大流士雄狮
狮子带状装饰是苏萨大流士宫中为数不多的装饰元素之一。狮子是王权的宣示,由硅质釉面砖和石灰砂浆结合而成,这种装饰融合了现实主义与强权风格,是阿契美尼德波斯艺术的杰出典范。对于描绘狮子的贴花雕刻师来说,所面临的挑战是要实现精确的渲染,再现这只高贵的狮子的肌肉与鬃毛。
狮子是装饰带的一部分,因此作为背景的表盘必须配以釉砖装饰,工匠们通过石材镶嵌来实现这一目标。为强调真实感,他们选择了带有纹理的石头碎片,这显然要比没有纹理的更为脆弱。

机芯为江诗丹顿自制自动上链机芯2460 G4/2,有四个子表盘,分别显示小时、分钟、星期和日期。用于读取时间和日期的子表盘对称地分布于表盘外围,没有指针的干扰,这为工匠们留下了广阔的创作空间。

为了致敬与博物馆的合作,摆陀以18世纪的蚀刻画为基础,描绘了卢浮宫的东立面及其柱廊,这一灵感来自Louis Le Vau 和Claude Perrault的作品。作品以手工雕刻,使用冲压而成的20个摆陀,每款限量发行5枚。

JPEG - 332.4 kb

“我们的Métiers d’Art系列完美展示了江诗丹顿在工艺方面的创造力和专业知识,” Christian Selmoni,“这些时计一定会吸引那些喜欢精湛工艺的收藏家,同时也会引起艺术品爱好者的共鸣。我们在2017年与巴比尔-穆勒博物馆(Barbier-Mueller Museum)合作推出Les Masques系列时就已经看到了这一点。”

这些新作品预示着江诗丹顿与卢浮宫在未来围绕高端工艺将展开更多的合作。活跃了几个世纪,双方都一直致力于长远的规划。因此,他们的合作建基于回归文明,这绝非巧合。

JPEG - 128.8 kb
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
这件Victoire de Samothrace,希腊文为Niké,是希腊雕塑的绝世杰作,以产于帕罗斯岛的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描绘了一位立于船头的女神。主表盘的中心是棕色珐琅,这是一种很难做到的颜色,需要混合以停产的稀有珐琅,经过六次烧造。外围饰有灰色珐琅,描绘了取自两个希腊花瓶的装饰性饰带。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